首页 > 旅界快讯 > 正文

旅企还能借贷吗?借不借都要破产、清算、吃官司、入狱?

2022-07-18 09:24:50 新旅界 洪丽萍

防疫政策不变,再大的骆驼也得渴死,今年旅企进入破产潮。

就在5月30日国家第五督察组与厦门市中小微企业代表做完信贷融资谈话一个月后,厦门市财政局、厦门银保监局相关处室负责人与厦门市旅行社代表展开金融支持对接座谈会。在6月29日这场座谈会上,厦门逍遥游国际旅行社、厦门厦旅国际旅行社、福建腾邦国际旅行社等7家头部旅行社带着各自公司的营收、纳税额、员工人数、医保缴纳额、应付款等经营数据来说明公司深陷绝境但有成长空间,希望厦门市财政局能够给予总计5000万元的旅游扶持贷款征信基金。

借不上信用贷,寄希望于旅游扶持征信基金?

这是厦门市旅行社从业者对传说中的疫情之下精准济贫的最后希望。目前中国所有商业银行将旅游列为高风险行业予以停贷处理。厦门逍遥游国际旅行社总经理郑相家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疫情期间厦门市前后有30多家旅行社与商业银行开过多次协调会,但时至今日厦门市四百多家旅行社只有5家拿到信用贷款。又因近3年旅行社无收入或极少收入,税收是免税,别说申请新贷款,甚至老贷款也难再续。对此,一位匿名旅游投资人表示,中国商业银行以固定资产抵押作为信贷基本方式,有其历史必然性,短时间不会因为旅游业而改变,这几年各省市银行对文旅行业都有新增授信额度,但很多花不出去。

\

一边是银行的“一毛不拔”,一边则是旅行社的苦苦支撑。“三年疫情已把大家十几年的收益基本全部都吃回去了!”郑相家感叹中国旅行社同仁都扛得很辛苦,很多旅行社一把手为了确保员工队伍能正常运转,准备疫情后能爆发快速挽回损失确保正常发放工资,还有偿还应付款,而前端应收账款又收不回来的情况下,能贷款的能刷信用卡的都已透支完。

郑相家表示2020年把疫情看得乐观,当时以为公司扛得住5个月就没问题,未做减员,员工支出加上房租等全年损失数千万元;2021年逍遥游国际旅行社吸取教训,员工由300多减至近70人做国内游地接业务,但因为38次各地跨省游熔断,收入远远覆盖不了成本;而国内周边游的“9块9”老人团,做一个亏一个,亏得旅行社也不再敢做。好在疫情前郑相家团队经营较稳,为分摊包船风险曾联合4家当地国企创造世界包船纪录,连开53趟,一趟1800多位游客,实现106.2%上座率。尽管至今,逍遥游国际旅行社尚未从数家跨国邮轮公司手上拿回近00万元预付款,但因当初未做高杠杆避免陷入房产被拍卖的惨境。

\

而据江苏畅行文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萧去疾分享,她一位做出境游包机的朋友因为贷款公司已破产清算,该公司2019年营收高至7.8个亿元利润达7000万元,但架不住营收归零,数千万元的包机押金拿不回来。因为抵押贷款还不上,房产已被银行收走拍卖,还欠下很多外债,“他现在是靠一口不服输的气撑着做日常生活用品食品微商,否则都要寻短见了,不要去打扰他。”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旅游国企的日子也不好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厦门市一家国有旅行社1000多名员工已减员至上百人,正常上班者每月发2030元工资,停薪留职者每月发1421元。三年疫情支撑到现在账上仅余百万元现金,单算每个月四十多万元的员工工资,公司仅能再支撑两三个月。导游们往往是夫妻同操一业,有房贷者家庭压力山大,有的做外卖骑手、当保安,有的卖保险、做滴滴打车司机……

\

苦苦支撑者寄希望于今年暑假旺季?希望可能会落空,尚保有60余位员工的厦门逍遥游国际旅行社早在今年5月启动地接业务,喜至6月时“收”游客近万人时,谁料7月初福建霞浦县新增17例阳性,福建漳州新增1例阳性,广东南澳新增8例阳性,万人订单几乎全部被游客取消,过去半年的投入都付诸东流,颗粒无收。

厦门逍遥游国际旅行社不是个案,也不仅是旅行社暑假难熬。据透露去年四五月时厦门市一房难求,很多车队老板大胆贷款购买1000多台新车,如今没了收入只能靠刷信用卡偿付贷款;厦门市很多酒店员工从100多人减至10人,多数有质押贷款,伴随着业务归零付不起利息和本金都将面临酒店被银行拍卖。的确酒店拍卖早已不是新鲜事,几乎每天都有发生:就在上周,温州新南亚大酒店有限公司重整投资人资格正在二次拍卖,起拍价为1.38亿元;贵州金桂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不动产、动产首拍已流拍,起拍价为9813.83万元;贵阳万华国际酒店将于7月24日起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89亿元……

\

而最令郑相家担心的还是旅行社:“旅行社是地接的参与方,目前所有地接房餐车门导购6大要素的供应链条接近中断,酒店没员工,车队没司机,导游、旅行社计调换行业,甚至有的旅行社老板也跑起了滴滴,都因为没看到前景而暂时不选择回归。如果出现游客爆增,旅行社作为各个环节的组织方不但无法正常接待还会产生大量投诉,甚至出现有业务反而大亏损,要让这个行业自行恢复至少需要一年半载,因为所有旅游环节都已串联不上。如果没有银行和政府的资金支持,靠旅行社慢慢回升,希望渺茫,时间漫长。”这不仅是厦门旅游的症结,而且是云南、贵州、海南、张家界等长距离目的地旅游恢复的普遍难题。

郑建议厦门市政府给予厦门市前十家头部旅游社提供5000万元支持资金,原因在于,以前十名旅行社能接待200万人流到厦门旅游来计算,每人在当地消费2000元,拉动往返交通1000元消费,就有约60亿的相关旅游产业消费,能快速带动行业复苏和行业人才回流。而前文的匿名投资人则分析,所有政策支持只能从利润与税收方面调节,“现在旅游没市场没收入,就是神仙也没法支持没有收入的业务。”

\

怎么活下去早已是摆在头部旅行社创始人的面前。幸运的是早在疫情前郑相家就筹划引入大型国企,经过两年多的谈判和尽职调查,现已进入与知名旅游央企签约阶段。接下来公司将在弥补资金不足的同时保持业务独立性灵活性,同时背靠央企进入福建省资源端增强公司在旅游产业链上的议价能力。对于未来,郑相家强调,“不想等死,只能求生。抛弃出境游的幻想,做好国内游的当下。”

因贷被破产,因贷被拘留?

在绝大多数国企并购停止的当下,像厦门逍遥游国际旅行社这样成功实现与国企混改在厦门文旅行业寥寥无几,就是放在全国文旅市场也是屈指可数。三年新冠疫情此起彼伏,中国市场涌现了大量或主动或被动拍卖破产清算的文旅企业。“动态清零防疫政策不变,再大的骆驼也得渴死。”一位厦门市头部连锁民宿品牌创始人对新旅界表示,经过两年多煎熬中国旅企今年进入破产潮。

\

前不久,厦门市三高企业(高技术、高成长、高附加值),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春辉旅游集团被其员工张林芳索赔工资、代垫费、经济补偿金等合计56931.35元,因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受理张林芳对福建春辉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申请。春辉旅游集团的前身为成立于1993年的厦门市老龄委、老龄基金会的全资直属机构,后于2002年成功改制成为民营企业,拥有包括“赴台在内”的出境游、入境游、国内旅游等旅行社全牌照,至今打造了“春辉旅游”“金色吴哥”“春辉夕阳红”“欢喜逗阵行”等知名文旅品牌。创始人马志强在业内颇有影响力,这从其头衔可看出:春辉旅游集团CEO、雄狮(福建)副董事长、景域(福建)总经理、厦门市旅游协会副会长、厦门市旅游协会旅行社分会会长……

天眼查数据显示,至今春辉旅游集团有终本案件信息12条,执行标的总金额达1600多万元,其中涉及多起股东纠纷。厦门市资深旅游从业者吴海阔(化名)直指,春辉旅游集团陷入一系列债务纠纷以致被动破产,源于厦门国际银行于2020年7月对春辉旅游集团实施非法断贷。

\

福建春辉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企业信息(图源:天眼查)

吴海阔告诉新旅界,肇始于厦门国际银行主动上门推销,春辉旅游集团决定冲击IPO亟需大量资金,创始人马志强于2019年1月以六套房产为抵押物,为春辉旅游集团从厦门国际银行申请到为期三年,年化为9.6%的抵押贷款3000万元,分为两笔,分别于2020年1月、3月到期。期间马志强曾因过高年化(一般国有银行年化为3%)希望提前结束两笔贷款,被厦门国际银行以违约拒绝。疫情发生后,双方曾签署展期协议,一笔展期10个月,另一笔展期12个月,每个季度付息一次。但因疫情带来出境游业务停摆无营收,至2020年6月,春辉旅游集团未能如期支付当季度利息;厦门国际银行立即于7月开始公开查封拍卖创始人马志强为春辉旅游集团担保的其个人房产抵押物。

伴随着厦门国际银行对公司的抽贷断贷,春辉旅游集团的部分股东开始退股;部分供应商开始索要欠款;部分员工(绝大多数都已不上班)看到春辉旅游集团大势已去,不满足于公司发放厦门市2030元的最低生活费,开始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要疫情前标准工资,但因公司账户被银行查封冻结,无法支付员工赔偿,于是员工向法院提起破产赔偿,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将春辉旅游集团逼向破产清算。

据透露,持有相同抵押物,公司能在厦门国际银行拿到更高额度贷款,但年化成本更高,更加可怕的是在企业经营面临难题时,厦门国际银行会第一时间对企业抵押资产进行无情扣押,乃至拍卖。公开信息显示,被厦门国际银行“坑”过的上市公司不少,其中包括京东方、康得新、ST华仪等,以致厦门国际银行被企业创始人讽刺为“趁你病要你命”。

\

厦门国际银行(图源:厦门国际银行官网)

吴海阔一声叹息,“放在眼下,厦门国际银行肯定不敢抽贷断贷,可惜那时在2020年7月。”据透露,已经为公司担保失去所有固定资产的马志强仍对厦门旅游业发展充满希望,正忙于和律师梳理集团债务,以期赴约7月20日的破产清算会议,成功清算过后方能重组,尔后才能开展新业务。对于春辉旅游集团的遭遇,前文的厦门市头部连锁民宿品牌创始人表示“太可惜,除了疫情,春辉旅游为了上市展开的多元化扩张步子迈得太大,突然遭遇疫情就垮了。民企还是要稳健,不能盲目扩张。”

马志强和春辉旅游集团或许在旅游市场上还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三家景区和一家酒店的创始人皆因盲目投资造成资金困难,进而通过中介向社会公众融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司法机关采取措施,将依法承担刑事和民事两方面责任。

\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三家景区一家酒店的问题与疫情基本无关系,早在疫情前就已陷入债务危机。其中婺源瑶湾景区拖欠中介公司近7000万元,婺源熹园景区拖欠中介公司1.1亿余元,丛溪庄园酒店拖欠中介公司6000余万元,以上景区皆因为投资规模过大,而产品在市场上无特色难以持续吸引人流;婺源县五龙源漂流则是因为原业主盲目扩张,把夏季漂流产品升级为四季花谷但差异化不足,投资数千万元吸引不来客流;此外该县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婺源县水墨上河景区也陷入了资金困境。为避免上述涉案三景区一酒店资产因停业无人维护减值,当地旅游国企代管涉案景区和酒店,自去年10月后陆续将景区开业,但因疫情反复等原因难以覆盖运营支出。

景区的大跃进时代已然结束,受疫情之重压,接下来景区行业的优胜劣汰将更加激烈;而靠信贷发财的时代也已成为过去,中国将不得不承受信贷泡沫后经济下行的苦楚,负债率过高的旅企将不得不长期为过去的借款买单。疫情、竞争和还贷的三重压力之下,旅企的官司正越来越多,旅企的破产清算也已不是新闻……

\

企查查数据显示,搜索“旅游”关键词,“风险”标签栏2020-2022年分别有22.5万、23.7万、8.6万条之多;其中开庭公告类2020-2022年分别有3.2万、4.4万、2.4万条。相关公告显示,在全国范围内大量旅企被申请破产清算,包括连云港金塘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安徽皖新百花谷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山东金日月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江苏丘比特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贵州江口梵韵缘旅游特色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吉林海外实业旅游客运有限公司、句容开润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江苏天岗湖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等等,不胜枚举。

“民营企业要活下来,最重要的是降低负债率。”早在2019年,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就告诫民营企业家,一定要把负债率降到最低,不要先追求做大,而要先考虑做强。不做强就做大只有作死,做强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除特殊标注外,文中配图均来自摄图网)

版权声明:原创内容版权归新旅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摘录或转载的第三方内容,仅为分享和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场,也无法保证其真实性,转载信息版权属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更多 一周热门 更多 品牌栏目
更多 文旅高层说
更多 文旅大咖说
更多 评论员专栏
  • 吴志才

    华南理工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导,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乡村振...

  • 赵晋良

    新旅界特约评论员,暨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从事主题公园研究及相关工作12载,现就职于中国旅...

  • 余良兵

    现任永行资本董事总经理,负责消费升级各细分行业的投资。此前曾长期服务于中青旅,曾先后负责投...

  • 曾博伟

    博士,长期负责中国旅游发展战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工作,执笔起草众多国...